奶油蛋糕的伤感

【执煜/Nc-17】不负你我

执煜小甜饼,内含一辆小破车。

注意:本文存在吃醋梗、桌案play,如能接受,欢迎阅读。

我的口号就是发糖不捅刀

说真的我觉得车开的蛮含蓄清水的(ˇˍˇ) 

———————————————————————————————

处暑已至,昨夜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晚雨,终日燥热的天气也仿佛被驱去了暑气,透出些令人舒爽的清凉来。

檐下台阶坑洼处还积着些许水,湿滑的很。子煜上台阶时旁边引路的小内侍脚底一滑,险些跌倒,幸亏被子煜扶了一把才不至于摔了个狗啃泥。

那小内侍分明还是个孩子,左右不过十三四岁的光景,霎时羞得满面羞红,连连诺诺道:“多谢,多谢子煜将军,是奴才失礼了……”

子煜笑着摇了摇头,有力的臂弯很是轻易地就把那孩子扶好,低声安抚道:“无妨,你小心些便是了。”

小内侍犹豫了一小下便很快用力地点了点头,这下连耳根都红透了。他似是还想说点什么感激的话,眼角不经意地朝暗处瞥了一眼,脸色却犹如被人当头击了一棒,惨白如纸。

“怎么了,莫不是哪儿扭伤了吧?”小内侍听到子煜关切的询问,这回可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了,哆嗦了半天才勉强挤出几个字:“劳烦子煜将军关心了,奴才无碍。只是王上还在候着您呢,还请快些随奴才去吧。”

子煜疑惑地看了一眼,也不再与他搭话。那小内侍如临大赦,步伐却急匆匆的,好似有何等骇人的厉鬼在他身后驱使着他前进般。

天权王宫瞧着气派的很,到底是承袭自祖上的基业,虽然几经能工巧匠多番修缮,但这几年时局动荡,素来不问世事偏居一隅的天权都卷入了战火之中,执明又是一贯不费心去管这些琐屑小事的,底下的人免不得偷点懒,上头的人打个马虎眼也就揭过去了。因此,细小处也就不甚被在意了。

子煜一想到这儿,不禁在心里微叹了一口气。

这事若是让执明知道了,宫里面又得闹得好一阵不得安生了。

子煜随着一路沉默无言的小内侍到达了执明的寝宫前,见那孩子抬眼飞快地看了他一眼便迅速地低下头去:“子煜将军,小的告退了。王上此刻在批阅奏折,请吧。”话音未落地,便飞一般地地逃跑了。

子煜正欲卷帘而入,却瞧见门口徘徊着的侍从手中端着一碗银耳燕窝粥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他不禁在心里一阵发笑,执明又不是什么叱咤烈鬼,用得着这么紧张么。索性走到那侍从身边,轻拍了一下那人的肩,用口型示意道“我自会把粥送去,你且退下吧。”侍从颔首,无声地隐入暗处。

掀帘踏入时,子煜一眼便看到执明伏在案上一丝不苟地批阅奏折,神情专注而认真,好一幅帝王兢兢业业劳作图,哪里寻得到往日坊间传言天权王不学无术的影子。

他安静地上前,唯恐惊扰了他。直至那只盛着银耳燕窝粥的白玉瓷碗被小心地放在桌案上,天权王才从成堆的奏折山中抬头打量起他。

“本王在这里殚精竭力,子煜倒好,享尽了快活。”执明的眸色较浅,在阳光下看去总像是有温柔的琥珀色在其中流淌,即使是说起气话来也不显出愤懑的情绪,反而透出一种委屈的意味。

子煜瞧他这样,联想起刚刚的种种异常,千丝百缕于心头一过,顿时懂了,只是看执明的反应着实有趣的很,便佯装不懂的半是好笑半是逗他道:“王上可是冤枉臣了,臣素来克己守礼,却不知是哪里惹了王上不痛快。”

“你——气死本王了,榆木脑袋。”执明只当他是真的不明白,狠狠地噎住一口气,说也不是,骂也不是,只得头一扭,兀自生闷气。

半晌,却听到子煜低低的发笑声,并无半点揶揄的意思,听上去温和悦耳,宛若午后过堂的和煦柔风,倒叫人生不出半丝火气。

“王上莫要耍小孩子脾气了,要是教那些宫人听去,不知要说些什么胡话呢。”子煜一面说着,一面在执明身侧的榻上坐下,把手掌心覆在执明未握笔的那只手的手背上,柔声哄劝道。

冰凉的手掌心贴在执明温热的手背上,实在是让人忍不住一颤。子煜自战场逃过一劫后,虽侥幸保住了一条命,身子到底伤了肺腑,手脚即使是盛夏也是冰凉的。执明并不在意,反手如往常般把子煜的手牢牢攥在手里,口头仍不服软可惜气势已然输了:“我……本王是天权的王,爱做什么便做什么,言行举止何须他人来管教!”

“更何况,”他偷偷看了子煜一眼,见那人紧抿着唇,一副想笑却又拼命忍住的模样,语气渐渐弱了下去,“子煜做什么,本王可都看在眼里……”

“方才小顺子,就是给你带路的那个小太监,他摔倒时,你是不是把他扶在怀里了?”

“嗯。”

“亏本王一心记挂着你,你知不知道,那小子看你的时候一张脸都熟透了,好一个情窦初开的模样?”

“嗯。”

“你……你就知道说‘嗯’,还会说些别的什么?”

“自然会的。”执明最终按捺不住性子向子煜看去,正对上青年执着而透彻的眸子。子煜眉眼生的淡淡,与中原对美人向来推崇的风气不同。若说钧天大陆皆以妖艳为美,那子煜既不及已故的天璇国主陵光般生的哀婉明艳,更不及名冠天下的瑶光国主慕容黎般妩媚冷冽,但正因于此,他与执明从前见过的人都不同。

子煜的眼睛望向他时总带着五分炽诚,五分专注。执明自认为见过太多双眼睛,有的隽永着万般风情,有的藏着防备猜疑,更有一双双饱含戾气的眼睛,想要置他于死地。

可子煜的眸子却始终澈亮温柔,犹如一潭静泉,始终地映着自己的身影。世人常道天权国主是赤胆忠心之人,可他的子煜,又何尝不是呢。

“臣此生,心中记挂的,唯有王上一人。”子煜的声音低缓地在耳畔响起,久久地在他心头回荡,执明心中一动,便索性不再压抑着自己,遂了本心吻上子煜的眉间。

请系好安全带上车

小剧场:银耳燕窝粥:我不要面子的啊?!都凉透了好吗?(҂‾ ▵‾)︻デ═

评论(19)

热度(91)

  1. 七只影奶油蛋糕的伤感 转载了此文字